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

公司里的老爷爷和小姑娘

发布日期:2019-02-22  来源:  阅读:加载中

2002 年7月,我抛开妻儿,独自一人从北京到上海工作。由于我祖籍就在江浙一带,所以对上海的生活很快就适应了。对很多从北方来的人,上海话简直就是另一门外语,但对我却不成问题。刚来的时候,对家庭很留恋,每两周就要回一次北京。后来跑得渐渐的少了,也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。另一方面,在工作上也还吃得开,头衔也从“中国区XX经理”变成了“亚太区XX经理”。好在在上海有一帮狐朋狗友,有事没事总会凑在一起,或吃喝,或玩乐,到也逍遥自在,大有 “乐不思蜀”的倾向。就这样,在上海一混就是将近5年。就在这时候,一个人走进了我的视线,往日平静而悠闲的生活一去不复返。

  2006 年国庆节刚过,人们边回味着长假里种种悠闲慵懒,极不情愿地投入了紧张的工作。我正在电脑前处理假期中积压起来email,我的助理Angela走了过 来。

  “David,这是我们新来的同事Sarah,她负责业务计划。”

  我抬起头,发现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女孩子。我站起身,礼节性地伸出手:“欢迎你!”

  小姑娘很腼腆,轻轻地和我握了一下手,轻声答道:“谢谢!”然后转身跟随Angela去认识别的同事去了。

  小姑娘最初给我的印象是面容清秀,有些害羞,声音非常柔,听上去象还在上高中的小女孩。她的身材非常好,最显着的特点是有一双修长的腿。小姑娘自己非常明白这一点,刻意穿着突出自身优点的衣服。天冷的时候穿紧身牛仔裤,到了夏天最爱穿超短裙或短裤,即便这不符合公司的着装要求,她也不以为意。夏天的时候,她穿着短裙露出修长白皙的双腿时,就成了公司里的一道风景线,引来无数热辣辣的目光。当然,这是后话了,当时我还没见过她的腿。

  她的座位正好安排在我办公室门口不远的地方。从此,我的门前多了一道美丽的风景。每到上班的时候,会有一个身材优美、穿着清新的身影婷婷袅娜地从我的视线里飘过;下班的时候,这个美丽的身影又会匆忙而又不失优雅地从我的门前闪过。时间长了,我也形成了条件反射,一到下班员工们赶班车的时候,我就会抬起头期待看到那个美丽的身影,而她也会准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渐渐地,我们形成了默契,只要我一抬头,她就会面带微笑,轻轻向我挥手,并用轻柔的声音和我道一声“Bye bye”,一副小乖乖的样子。起初,我只是抱着欣赏的心态,就像观赏一朵花。不知道哪天起,忽然有了“非分之想”——这么可爱的小姑娘,要是搞来玩儿玩儿多好········


  有了“贼心”,当然就开始想方设法寻找机会了。2007年新年刚过,我的助理就要离职。作为上司,我要请她吃顿饭送行,另外几位手下作陪(我的手下清一色全部是女性),我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。吃饭的时间到了,手下来叫我,我趁机用下巴指向Sarah,对手下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:“把那个小姑娘也叫上!”于是,四个女孩和我一起下楼走向停车场,准备开我的车出去。上车的时候,其他三个女孩似乎是约定好了一样,抢着钻进了车后排,唯独把副驾驶座位让了出来。这既让我感到意外,又觉得称心——难道她们看出了我的心思?Sarah吃了一惊,因为毕竟和我不太熟,可是别无选择,只好乖乖地坐在了我的旁边。一路上,我打开CD,播放着古典音乐。Sarah在一旁说:“原来你也爱听这样的音乐呀!”似乎在表白和我有共同爱好。从那以后,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一下子拉近了,一天她忽然送给我她自己制作的润唇膏和透明香皂,并说明是特地为我做的,让我感到有些意外。

  转眼,2007年春节快到了。照例,在春节前,公司要组织全体员工开联欢会,不过是表演节目、抽奖和暴撮而已。Sarah和几个女孩子准备在晚会上表演舞蹈“千手观音”,由于她身姿曼妙,有一些舞蹈基础,便被选为领舞。作为亚太区管理层的成员,我是晚会组委会的一分子。晚会当天,照理我应该上午地就到现场察看准备的情况。可是那天我实在懒得去管那些琐碎的事,便继续在办公室忙自己的工作。忽然,Sarah飘然出现在我面前:“David,你一会儿会早些去会场吗?我可不可以搭你的车?”如此好的机会,怎么可以错过!我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当然可以,我们吃完午饭就走!”

  吃完午饭,我们开上车直奔会场。平时很安静的小姑娘显得很兴奋,话也特别多,一路上有说有笑。我趁机问她有没有男朋友,她说刚刚分手了,脸上一点失落的表情都没有。路上,她把数码相机交给我,让我帮她在晚会上拍些照片。晚会上,她领舞的节目反响热烈,曼妙的舞姿引来无数热辣的目光,翩跹的舞蹈激起阵阵掌声。我不停地用相机记录着她在舞台上迷人的风采,引得一位墨西哥籍的亚太区高层领导不断对我侧目,并做出怪异的表情。

  几天后,我照例每天都会加一会班。由于大多数员工都是坐班车上下班,因此只要班车发车的时间一过,办公室里就基本没人了。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,站起身来,看到Sarah的座位似乎还有人,由于座位的隔板遮挡,我只能看见一个头顶。我走过去,果然,小姑娘还在。我正要和她开几句玩笑,突然发现小姑娘眼角泪光闪烁,一副楚楚可怜的摸样。我最看不得女人流泪,心里一下子涌起了一股爱怜之意。我关心地问她怎么了,是不是公司里有人欺负她了?她回答说工作上的事没什么,主要是家里的事。既然是家里的事,我就不好深问了。由于班车早就走了,我便邀请她搭我的车,我送她回家,小姑娘痛快地答应了。

  上了车以后,小姑娘的情绪也好了起来,一路有说有笑,聊得非常愉快。不知不觉,快到她家了。突然,Sarah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泪水又从眼眶中流出来了。我从来没有见过情绪变化如此之快的人,有点不知所措,赶忙哄她。哄了一阵不见效,我就说既然不愿意回家,我就请你吃饭,吃完饭再说。在她的指引下,我们来到附近的一家餐馆。菜上来了,她只是坐着发愣。我见她不肯吃,就开玩笑说:“怎么不吃啊?难道要我喂你不成?”

  看她还是不动,我动手夹起一块鱼片放到她嘴边,没想到她居然很乖地张嘴吃了。接下来,我便不停地把菜夹到她嘴边,她也表现得非常乖巧,不说话,只吃菜,吃了很多。这多少有些意外,我们虽然比较熟,但是这样喂食完全超出了同事甚至是朋友概念,有点恋人,甚至是父女的感觉。总之,这种感觉前所未有。吃完饭,她的情绪好多了。往停车位走的路上,我的手不自觉地放在了她的腰上,很自然。

  从此,我们彼此的距离一下拉近了很多。不久,她又在MSN上加了我。我的心一下子漂起来了——难道这个天仙一样的美媚真的对我有意思?于是我决定采取措施,创造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,以便进一步加深情感。到底从何处入手呢?我脑子里不停地搜索着既显得自然,她又无法拒绝的理由。

  一天,我去和我的手下谈事情,回来的时候路过Sarah的座位。小姑娘不在,她的电脑屏保正在放映一些照片。我细一看,原来是她自己的一些艺术写真。因为周围有几个部下,我没好意思细看,只是在心里想“这个小姑娘还挺自恋的”。

  摄影是我的一大爱好,从上大学开始,已经有很多年了,而且我自认为水平还是相当可以的。回到座位上,我打开MSN,和小姑娘聊起来。我提出让她给我当模特,拍一些人像摄影作品。小姑娘调皮地说:“我要求很高的。” 我顺手把我在车展上拍的车模照片发给她,她看了以后说:“确实有水平。”于是,我约她周末去拍照,她说她怕冷,我就建议带她去上海植物园拍照。虽然天气很冷,那里有个热带植物馆,即便在寒冬也是暖融融的。她答应了。

  接下来的周六,应该是2007年2月3日,早上9点我带上装备,开车去接上她,直奔上海植物园。那天我们在热带植物馆里拍了很长时间,她自己也拿了个卡片机,拍几张,然后边看边微笑。小姑娘很有感觉,不时变换Pose,很自然,很优美。可能第一次让我拍照,还有些放不开,所以表情有些青涩,但很平静。照片里,她活脱脱就是一个高中小女生的模样,在后来的日子里我陆续给她拍过许多照片,再也没有了第一次的这种感觉。

  当天晚上,送她回家后,通过MSN聊了很久。俩人一下变得亲密了,聊天也变得随意和轻松。我开始称呼她“宝贝儿”。

  植物园拍照的第二天早上,我刚刚起床,就收到一个手机短信,是小姑娘发来的:“老爷爷在干嘛?”

  这个称谓让我觉得很奇怪,便回复道:“我看上去很老吗?”

  小姑娘回答:”我希望你是!“ 我明白了,这是个亲切的称呼,她希望我如同长辈一样宠她,亲切,而且有些撒娇的意思。我欣然接受了这个称谓。从那以后,她称呼我老爷爷,我称呼她宝贝儿或宝宝。

  我回复她说没事,她就说到我住处来找我玩。我当然求之不得,于是要开车去接她。她坚持自己乘地铁来,我就约她在我住处附近的地铁站见面。我把车开到离我住处最近的地铁站,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搜索着她的身影。不一会儿,她出现了,上身是绿色格子外套,下身穿蓝色紧身牛仔裤,一脸灿烂的笑容,像一只小鸟一样飞进我的车里。

  我们一起驾车回到我的住处。我住的地方是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。厅里摆放着一张写字台,一个沙发。厅和卧室是用一道玻璃墙隔开的,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和一台电视。在上海呆过的人都知道,上海的冬天是最难熬的,室内又潮又冷,开空调也很难暖和起来。虽然我的住处是朝阳的,但是屋里仍然有些冷。

  进门以后,我不知道该请小姑娘坐在哪里:如果坐沙发,我只能和她并排坐在一起,是不是有些过于亲密了?她能接受吗?但是小姑娘的举动大大出乎我的意料,环顾了一下室内的环境,径直走进了卧室。她脱下外套,嘴里说着:“裤子就不用脱了吧。”然后掀起被子钻了进去。我愣了一下,有点懵,难道我盼望的好事那么快就来了?太令人难以置信了!我脑子飞快地转着我该如何反应。显然,站在或坐在床边是不恰当的,如同探视病人,最恰当的举动当然是和她一起躺进被窝里。当然,她没脱衣服,我不能不脱衣服,但又不能脱光,以免把小姑娘惊了。

  一秒钟后,我迅速脱掉外衣和裤子,只留一条内裤,也钻进了被窝。进了被窝,我顺理成章地把小姑娘搂在了怀里。小姑娘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,质地柔软,贴在一起,能够感受到她的体温。只是下身粗糙的牛仔裤,让我感觉到有些不舒服。按常理,这个时候不下手就是“禽兽不如”了!但是我内心还有一丝让狼友不齿的想法,我不愿意在小姑娘面前从一个温和疼人的“老爷爷”瞬间变身色狼。抱着她,我已经有了生理反应。我紧紧搂着她,把硬邦邦的鸡巴紧贴在她的大腿上。虽然隔着衣裤,我相信她能够感觉到我的勃起。小姑娘很乖巧地依偎在我怀里,和我聊着天,突然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我们俩从被窝里露出头来的照片,我至今也没搞明白她的用意是什么。

  不知不觉,时间过去了,小姑娘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。我知道,到了快回家的时间了,她又开始郁闷了。我想安慰她,却又不知说什么。突然,我翻身趴在她的上面,把嘴压在她的双唇上,亲吻了起来。我亲吻得非常用力,时而把她的双唇吸进嘴里,时而把舌头探进她的嘴里。她没有一丝抗拒,一开始是被动地接受,很快便转变为积极配合。我们俩就这样激情地吻着,仿佛品尝着从未体验过的美味。

 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,至少超过了十分钟。长吻结束后,宝贝儿说:“老爷爷亲我是为了安慰我吧!”我说:“不是,是宝贝儿太可爱了。”她的情绪似乎好了许多,我们俩起身,我开上车把她送回了家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周末,我们很自然地一起过了。周日的早上,我把她接过来回到我的住处。我们在附近的市场里面买了一些菜,然后她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。小姑娘的手艺还真是不错,做出来的饭菜有味道,有卖相。吃完饭,我们两个人就依偎在一起。

  今天,小姑娘,穿的是,一件白色的衬衣,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一字裙。房间里实在是太冷了,我们钻进了被窝里。当然,小姑娘还是和衣而卧,我把自己的外衣脱了,只留一条内裤。我把小姑娘紧紧的搂在怀里。不知不觉,我的下面又硬了。我把自己硬硬的鸡巴紧紧的贴在她的腿上,小姑娘应该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我的勃起。我一面亲吻她,一面在她的身上上下摸索。我的手慢慢的,从裙子上方,伸到了裙子里面。摸索着,我悄悄的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。顺着小腹向下摸索。我摸到了细密的毛发。小姑娘皱起眉,嘟起嘴,发出了“嗯·····”的声音,应该是一种抗拒。我知道这种抗拒只不过是个做个样子而已,只要我坚决,这道防线很快就会突破。但是我不想让小姑娘有丝毫的不情愿,自己也不愿意从一个“慈祥的老爷爷”,变成面目狰狞的色狼。于是我停止了继续向下,把手放在她毛毛的边缘,在她耳边悄悄地说:“宝贝儿,我就到这儿。”

  我继续亲吻着她,一只手在她阴毛的边缘,揉搓着她的阴毛。然后我悄悄的,在被窝下面,把自己的内裤褪下,硬邦邦的肉棒弹了出来。我抓过她的一只手,使劲的向我的肉棒上去。小姑娘的手使劲的往回缩,但是这是徒劳的。很快,她的手便被按在了我鸡巴上。触到我阴茎的那一霎那,小姑娘的手,一下子从往回缩,变成了轻轻的抚摸,嘴里叨咕着:“为什么你们男人都想让人摸那里呢!”我知道,她指的是她前两个男朋友。我没有回答,只是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。小姑娘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阴茎,虽然手法不算太熟练,但是手确很嫩滑,非常舒服。正当我享受着她的爱抚的时候,小姑娘做了一个,令我意想不到的动作。她突然起身,从被窝里缩到下面。当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突然鸡巴被湿热的感觉包围了——原来小姑娘一口把我的阴茎含到了嘴里。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,我有点大喜过望。你们小姑娘平时看上去是一个特别文静,特别清纯的女孩。而且就在刚才,我要手摸她下体的时候还有点抗拒,拉她手摸我的鸡巴的时候,还往回缩,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这么样放得开,把我的阴茎含到嘴里?显然小姑娘不谙此道,齿感明显,有些不太舒服。但这个时候舒服不舒服不是最重要的,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理满足。我心里在想是不是今天要把他就地正法了?我把她拉起来,准备去解她的衬衣,这时候她轻轻地但很坚决地说:“别解。” 好吧,我心想,这只是迟早的事情,已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了,你还能逃得掉吗?我们俩人又在床上黏糊了一会儿。时间差不多了,我就把她送回了家。





.................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奶头刺激不出来的女同事 下一篇:让我动情的刘姐